设为首页主站收藏本站
开启辅助访问
注册

书法网

搜索
书法网 墨品书架 查看内容

北魏墓志铭放大系列(全套二十册)

2014-6-4 10:43| 发布者: 书坛总编| 查看: 11719| 评论: 1

摘要: 北魏墓志铭放大系列 (全套二十册) {出版说明} 对于北魏墓志,前人往往用“千岩竞秀、万壑争流”来概括,不但品类繁多,而且保存完好,构成一个博大精深的体系。随取一家,皆足成体。不仅如此,地下层出不 ...
 
北魏墓志铭放大系列
(全套二十册)
定价:806元
 
 

 
 
{出版说明}
 

        对于北魏墓志,前人往往用“千岩竞秀、万壑争流”来概括,不但品类繁多,而且保存完好,构成一个博大精深的体系。随取一家,皆足成体。不仅如此,地下层出不穷、浪翻鲸掣似地考古发现,使得更多的新资料不断奔赴书家眼前。相应地,必然存在良莠不齐的问题。如何选择范本极为重要。人的一生精力和时间很有限,进行必要的清理和选择,才能“术业有专攻”,少走弯路或不走弯路,不做或少做无用功。古人有时专注一路书风,终身不易,甚至抱紧一本帖,矢志不移,食古而化,卓然成家。临帖取法,最忌浮光掠影、浅尝辄止,朝三暮四、见异思迁,结果难以深入,只能画虎类犬、描龙成凤。
       为了再现北魏墓志书风的独特风貌,给广大读者提供一套可以欣赏、临摹、借鉴的范本,本社特别推出北魏墓志放大本系列。精选《元桢墓志》(496年)、《元囧墓志》(511年)、《元诠墓志》(512年)、《元显俊墓志》(513年)、《司马昞妻孟敬训墓志》(514年)、《刁遵墓志》(517年)、《崔敬邕墓志》(517年)、《元珽妻穆玉容墓志》(519年)、《李璧墓志》(520年)、《司马昞墓志》(520年)、《司马显姿墓志》(521年)、《元倪墓志》(523年)、《高猛墓志》(523年)、《元怿墓志》(525年)、《元瑛墓志》(526年)、《元晔墓志》(527年)、《元固墓志》(527年)、《元暐墓志》(528年)、《元钦墓志》(528年)、《张玄墓志》(531年)等二十品北魏墓志,同期出版。
      北朝书法大体分为三个时期:第一时期为魏太武帝拓跋焘统一北方(439年)至孝文帝完成迁都洛阳(496年)。以兼楷兼隶的“铭石书”为主要风格,实际是三国西晋书风的延续,第二时期自496年至西魏文帝大统元年(535年),北魏彻底分裂为东西魏。近四十年的时间,是魏碑最辉煌的时期,“北邙体”大兴之时。这其中,前期刊刻意味强烈,风格相对单一,和造像极为接近,甚至如出一辙,正如包世臣所说,“具龙威虎震之规”。后期技法成熟,书写笔意浓厚,结体渐趋疏宕平整,风格多样,少了几分匠气,多了几分典雅,更多地具有了人情味。第三时期自535年东西魏建立,分别为北齐、北周所取代,直至隋统一(589年)。一方面,掀起了复古浪潮,书写中时常夹杂篆隶成分,另一方面,规范化是大势所趋,斜画紧密的结体逐渐演变成宽博散逸的面目。
      所选二十品墓志,属于第二时期,风格跨度极大。如《元桢墓志》方笔峻利,《元诠墓志》舒展飘逸,《刁遵墓志》冲和圆润,《穆玉容墓志》工整典雅,《李璧墓志》古拙天真,《元瑛墓志》劲拔雄浑,《张玄墓志》精致细腻。也可以相互对比来加深印象。如《元诠墓志》、《元显俊墓志》、《司马显姿墓志》结体稍斜,而用笔逐步走向成熟。《司马景和妻孟氏墓志》、《李璧墓志》面目不同,大抵由于刀法不同的原因。《刁遵墓志》、《崔敬邕墓志》虽属同一年,然《刁遵墓志》书风用笔凝练,结体雍容,《崔敬邕墓志》由于用刀存在粗细深浅的变化,用笔纵横使转,结体不为法度所拘,展现出特殊趣味。《元怿墓志》、《张黑女墓志》可归为同一类,用笔多侧锋,结体扁平,借鉴隶意,极富情趣。
      出版所选拓片墨色均匀,字口清晰,并将图版重新剪拼,放大数倍,以便读者更准确地把握笔法与结构。图版以简化字注释,能够准确地了解志文内容,有助于读帖。另外,部分书册放置了全图,以期了解原拓的整体风貌。配备了简明扼要的用笔和结体方面的技法解析,在临摹时可以提供一定的参考。
     希望此套墓志放大本系列的出版,能够为广大书法爱好者学习、研究北魏墓志书风提供更多便利。
 
 

北魏墓志铭放大系列(全套二十册)出版
 
   由北京艺美联文化公司策划的北魏墓志铭放大系列(全套二十册),于2014年4月出版发行。此次精选《元桢墓志》、《元囧墓志》、《元诠墓志》、《元显俊墓志》、《元珽妻穆玉容墓志》、《元倪墓志》、《元怿墓志》、《元瑛墓志》、《元晔墓志》、《元固墓志》、《元暐墓志》、《元钦墓志》、《李璧墓志》、《司马昞墓志》、《高猛墓志》等,设计古雅,印刷精美,字形放大至适合临习。部分墓志提供了整拓。对于业已出版过的如《刁遵墓志》、《崔敬邕墓志》、《元桢墓志》等,选择更加精良的版本。《元囧墓志》、《元诠墓志》、《元珽妻穆玉容墓志》、《李璧墓志》、《司马昞墓志》、《元固墓志》等放大本较稀见,为广大墓志爱好者提供了便利。《元晔墓志》此前未曾出版,属于首度面世,更属珍贵。薛元明担任主编,撰写了前言和出版说明,每种墓志配备了一篇简明扼要的技法解析说明,供临学者参考。
全套定价:806
 

 
前   言

中西方都有墓志铭习俗的存在。相比之下,中国人看得更重,有“盖棺定论”一说。在灵魂不灭、祖先崇拜意识的支配下,慎终追远、祭祖扫墓逐渐成为一种道德规范。每个人都会面对一生归宿的全面评价,而后将生命的过程与价值浓缩后,刊于石碑之上。
从古至今,一切文体皆源于人的情感变化之结果。“墓志铭”成为一种固定的文体,始于南朝,被赋予了生命意义乃至哲学意义。刘凤君先生有言:“志石方而表示地,志盖覆斗形表示天,‘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’,天尊地卑,乾坤定矣。”墓志铭三字各有含义。墓即幕,任何人登上舞台表演,都有谢幕之时,最终入土为安。明代徐师曾《文体明辨序说》中说:“按志者,记也;铭者,名也。”志有“记述”之意,以散文来记述死者的姓名、字号、籍贯、官级、功德等。“铭”是用韵文概括志文,进而对死者致以悼念、安慰、褒扬,委婉抒情。“夫碑志者,纪其德行,旌乎功业”,把死者在世时的持家、德行、学问、技艺、政绩、功业等,浓缩为一份个人档案,实现树碑颂德,褒扬个人功绩,表其门闾,虚相称美的目的。每一块墓志,寄托了一个灵魂。人的生死观是发展变迁的,从对死亡的恐惧到对死者的追忆,与其说是一种为死者所选择的方式,毋宁说是一种生者的精神寄托方式。墓志是生者对死者的祭祀和怀念,寄予了对生命的渴望和未来的期许,心灵往往是敏感而热烈的。千载之下,仍然能够读到。
公元439年是北魏王朝标志性的一年。北魏消灭北凉,完成黄河流域的统一,“南北朝”中的北朝从此开始。留存后世的碑版、造像、摩崖、墓志、写经,数量之大,成就之高,任何时代难以相颉颃。康有为在《广艺舟双楫》写道:“北碑莫盛于魏,莫备于魏。”魏碑包括碑刻、墓志、造像、摩崖等。这其中,墓志制作成为自北朝以来,上层阶级普遍关注的文化活动,藉此可以了解当时的文化意识、文化心态,提供了非常多且极其重要的史料,同时也是个人自我期许的评价参照系。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,实现有效的传播,俾传后世。概而言之,墓志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文学性、史料性、书写性、社会性等诸多方面。书法作为工具,无意识地包含在其中。书刻者大多是无名氏,不但反映了生活的真实,也反映了思想、情感的真实。因为无功利心,能够虔诚地表达,没有规范和程式的束缚。加上去古末远,故而面目繁多,风貌不一。在墓志系列当中,元氏皇家和王公贵族、将军大臣的墓志,具有独特的意义。因为身份的尊贵,在选石、书丹、镌刻等方面与众不同。书风或平正,或温润,或典雅,或秀逸,或恣肆,呈现出多元风范。
魏碑的出现乃至兴盛,既有外部环境原因,也有文字和书体演进的内在原因。北魏迁都洛阳以后,尚武之风渐衰,转而崇儒,魏孝文帝更是“雅好读书,手不释卷”,推行汉化,以死葬北邙得其所归,墓志之风愈演愈烈。《书林藻鉴》谓:“北朝之书,魏为最盛,享国既永,艺业日臻,竽以孝文,好文润色金石,故其时隶楷错变,无体不备。”南北朝是文字发展演变的重要时期,隶楷错变,处于一种不成熟的初创时期,本质是中原汉族文化和少数民族文化的相互交融。拓跋文化呈现出高亢激越、豪迈奔放的格调,特定的生活环境和草原游牧的生活方式,培养出特定的民族情怀。两种不同的文化特质相互碰撞、交融,开拓出新的审美空间。魏晋南北朝是中国文化史中审美意识的觉醒时代。宗白华说:“八王之乱、五胡乱华、南北朝分裂,酿成社会秩序的大解体,旧礼教的总崩溃、思想和信仰的自由、艺术创造精神的勃发,……这是强烈、矛盾、热情、浓于生命彩色的一个时代。”在分崩离析的特殊时代,决定了书法的多种类型,魏晋风度的绝世之美和牛鬼蛇神的异端怪相并存。有两类书法形式达到后世难以企及的高度,一类是手札,写尽了人世沧桑变故,一类是墓志,涉及所有人,上至皇帝贵族,下至黎民百姓。手札和墓志是生死的两极,也是人性的两极,有共通的精神实质。
长期以来,墓志深埋地下,罕有所知。伴随着金石考据的发掘,逐渐引起了关注。书法发展至明清时期,帖学风神日杳,规矩化的索然无味,“馆阁体”痼疾愈加沉重,桎梏难除。魏碑的不拘一格之美,恰恰对应了书人的脾胃,一时间成为效法对象。魏碑是一种过渡性书体,蕴含了“不成熟因子”,能够进一步加以发挥,由此成为后世书家打造个人书风的突破口。帖学记录了书写状态的一次性,魏碑具有再加工的要求,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最初的面目。除工具差别之外,载体变化是主要原因。北碑为石质,帖学是纸张锦绫一类。如是,前者关注金石味,后者侧重书卷气。不过,碑帖尽管有所不同,但都应该是写出来的,而不是描出来。魏碑不拘成法,反对程序化。如果一味追求狂放,以致粗野,必然导致诸多恶习的蔓延,与魏碑所蕴藏的自然质朴、稚拙天真背道而驰。真正暗合天倪、返朴归真的临创不是故作丑态、搔首弄姿。另一方面,在用笔和结体上走向极度规范的“新魏碑”,已经是不折不扣的美术字,与传统意义上的魏碑有本质区别。在临习墓志的过程中,必须防止走向粗野化和程式化等两个极端。
北魏墓志对于近当代书法,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。如果说晚清选择碑学,是基于书法本体的内在调节机制,当下的选择已是一种“自觉”,按照个人审美意识来甄别,而非仅仅是取法资源的问题,依赖书家的敏锐性。有鉴于此,书家的视野要不断开拓。通常强调要取法经典,其实不但要取法历代已存的经典,而且要发掘新的经典。通过关注新出的墓志,以自身的视角来解读,成就新的经典。魏碑在数百年的演进中,风格变化跨度极大,取法时可以尝试不同的角度,得以大显身手,各遂所愿。康有为早就说过:“凡魏碑,随取一家,皆足成体。尽合诸家,则为具美。”
 
 
作·者·介·绍

薛元明,1973年11月出生。多家报刊杂志专栏作者。出版专著《齐白石经典篆刻技法解析》《历代经典碑帖赏读》《庄蕴宽传》《中国书法制度论纲》等。
 
 
北魏放大墓志系列碑帖书影

 

 

 
 

 

 

 
 

 

内·页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
 
 

 


发表评论

查看全部评论(1)

站务邮箱 shufa2000@126.com | 网站电话 010-83630073 | 网站QQ 251009778 | QQ群 191965378 | 微信公共帐号

关于书法网 | 加盟书法网 | 展览及广告服务 | 书画作品集设计出版服务

书法网常年法律顾问:林小建 13911003956

QQ|手机版|Archiver|书法网 ( 京ICP备13041593号  

返回顶部